立即打开
                  环球和迪士尼的秘密武器

                  环球和迪士尼的秘密武器

                  岳巍 2021年09月20日
                  凭借它,和本土游乐园较量。

                  9月20日,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前一天,北京环球度假区在连绵的秋雨中正式开园。这是自2016年迪士尼乐园在上海开业之后,中国大陆地区开业的第二家具有国际色彩的游乐园。而前者当年也是在雨中过完了正式开园的第一天。

                  位于北京通州区张家湾镇的环球度假区与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相似之处不仅于此,他们还都经历了漫长的筹备和建造过程,才最终从图纸成为地面上的现实存在:2001年10月,北京市政府与环球度假区签订意向书并启动筹备工作,直到2021年9月1日,才开始试运行,并在20天后正式运营。

                  20年中,因为推进速度缓慢,时不时传出北京环球度假区项目取消的消息。官方从未正面回应过这些传闻,但不能否认,这些消息背后,有中国其他的新兴准一线城市与北京争夺重大建设项目的影子。2012年,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确定将通州区规划为“城市副中心”之后,特别是2015年“城市副中心”建设实质性提速之后,环球度假区落子北京通州才变得毋庸置疑。

                  “城市副中心” 被视为调整北京空间格局、治理大城市病的一项积极规划,在这一规划中,通州区管辖的155平方公里面积在随后的几年中成为一个巨大的工地,开展从地下到地上,从外表到内核的工程建设,以令原本在北京所有行政辖区中并不起眼的通州实现蜕变。环球度假区是这些工程建设中最显眼的项目之一。

                  为了方便或者说为了吸引游客,北京修建了一条从北京西站出发,以环球度假区为终点的直达地铁线,并将一条运行有年的旧地铁线的终点站延展到环球度假区。这两条线路最终会合的地铁环球度假区站,修得气势恢宏,无论外观还是内部,更像是一座大型城市才能拥有的高铁车站。

                  无论北京市还是通州区,都对环球度假区将带来的红利充满美好预期。官员和投资方预计开业后,每年将有1000万到1200万人次游客到访,“这无疑将直接拉动北京和通州本地近千亿元的文旅消费市场”。

                  通州本地文旅部门测算,北京环球度假区开园后预计营业额将超过100亿元,未来将形成涵盖70多个门类、带动城市副中心上下百余行业受益、功能完备的文旅全产业链条。

                  官员们还希望开业后的环球度假区能承担更多的职能,有一长串头衔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通州区委书记、区长赵磊相信 “环球度假区将成为中国主题娱乐乃至整个大文旅产业发展的新引擎”。

                  他说通州区将以环球主题公园开园为契机,借助环球主题公园的国际品牌影响力,有效承接外溢效应,积极挖掘区域文旅产业内需潜力,探索在主题娱乐产业中融入更多中国文化特色。

                  将更多中国文化特色融入主题娱乐产业中的探索,从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建设中就已经开始了。迪士尼方面说能在上海建造游乐园是一种荣幸,并且宣布或者说是承诺,他们不是“在中国”修建迪士尼乐园,而是修建了“中国的”迪士尼乐园。

                  开园第一年,这座耗资55亿美元的游乐园接待了超过1100万人次游客,在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迪士尼乐园游客人数出现下滑势头时,这个数字使得上海迪士尼乐园看起来像是“中流砥柱”。

                  随后的几年中,上海迪士尼乐园仍旧是迪士尼公司吃得最饱的收银机之一,特别是在新冠病毒疫情出现之后,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经济最快得以复苏,并实现正增长,经历过短暂闭园之后重新开放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很快又变得与以往一样热闹,热门游乐项目前的排队长龙再次出现,人们口有怨言,却仍待在队伍中不肯离开。

                  在试运行期间,北京环球度假区就已经出现了排队的壮阔景观,为了限制人流密度,在游乐区外的城市大道入口处,就已经设置了需要一名成年男子花费近20分钟时间才能走完的迂回曲折的限流带。但这仍旧不能阻挡游客,他们在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或最快乐的地方之一,加入移动缓慢令人烦躁的队列中。

                  这凸显了中国文旅行业当前既令人高兴又令人惋惜的现状,需求带来广阔市场,而市场主体尚无法满足需求。

                  除了国际主题乐园希望在中国境内大展身手,中国本土的资本也跃跃欲试。曾经雄心勃勃开展主题公园建设的万达集团,首先在江西省会南昌修建了其第一座“万达城”,随后将这个据称“功能齐全的休闲娱乐设施”在全国复制,王健林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说“现在已经不是看米老鼠、唐老鸭并为之疯狂的年代了”,人们对他的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并不认为万达城可以成为迪士尼乐园的真正对手,尽管王健林认为“一虎难敌群狼——上海只有一个迪士尼,而万达将在全国建15-20家万达城”。

                  为了度过债务危机,万达集团早已经出售其几乎所有文旅产业,“万达城”因易主而改名为“融创城”,作为中国本土主题游乐园的代表继续经营,而迪士尼乐园也不再孤军奋战,除了北京环球度假区之外,乐高乐园也将在上海开工兴建。

                  我们显然无法把对这些国际主题公园的热情的趋之若鹜粗暴地看做是对西方文化的追捧。东方与西方在地理上的差异客观存在,但在文化领域,是否真正存在泾渭分明的东西差异则是可以讨论的。无论何种文化,在猎奇的视角之外,必然存在一种共通的普遍适用的情感获得价值。人类在文化活动中获得情感的满足,并不天然具有意识形态和政治属性。

                  从上海迪士尼乐园到北京环球度假区,都依托于足够强大和有魅力的文化IP,吸引人们的不只是那些建筑和游乐设施,而是附着在这些实体上的文化意涵。人们在体验这些文化意涵时,并不会首先区分其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在游乐园设计中融入中国文化特色,当然是为了向中国示好,但更多地是向游客——全世界的游客示好。或者说,他们提供的是一个具有更多包容性和概括性的文旅产品,在这个逻辑之下,不同的参与者,都能从中找到最能满足自己的上限与底线。其中最有价值的一点是,这些上限与下线,是经过精心设计并形成逻辑自洽的整体,而非简单堆砌支离破碎的杂糅。

                  这是迪士尼与环球度假区在中国获得成功的核心秘密,也是他们与数量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己的中国本土主题公园竞争的终极武器。(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
                  大赢家分分彩